欢迎访问商品质量调研网!

当前位置:首页>>质检生活 -> 祖国正北方 赤胆质检人

祖国正北方 赤胆质检人

发布时间:2015-12-05 10:29:37    来源 :中国质量新闻网   作者:


 

  二连浩特位于祖国正北方内蒙古自治区中部,大约在 6000万年以前,二连浩特还处于一片汪洋之中。它遍布湖泊沼泽,气候湿热,林木茂密,有植物开始繁荣,蕨类植物和被子植物异常茂盛,是恐龙生息繁衍的乐园。从19世纪90年代开始,二连浩特境内盐池一带,陆续发现恐龙化石10余种,有大量较完整的各类恐龙骨骼化石出土,其中恐龙蛋化石的发现在亚洲尚属首次,是内蒙古最早载入国际古生物史册的恐龙化石产地,被世界古生物学界誉为“恐龙之乡”。

  二连浩特与蒙古国扎门乌德市隔界相望,两市距离仅有四五公里。二连浩特是蒙语的汉译音,“二连”原名“额仁”,沿用市郊“额仁达布散淖尔”(现译二连盐池)之名。“额仁”是牧人对荒漠戈壁景色的一种美好描述,有海市蜃楼的意思。二连浩特因口岸而设市,1956年随着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国际联运列车正式开通,二连浩特建立,成为欧亚大陆桥最重要的交通枢纽。1966年1月,国务院批准设立二连浩特市。1985年1月,二连浩特升格为准地级市。1986年3月,成为内蒙古自治区计划单列市。1992年7月,国务院批准二连浩特为全国13个沿边开放城市之一。二连浩特地理位置优越,位于208国道的起点和集宁至二连浩特的终点。距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714公里,距北京720公里,距呼和浩特410公里。二连浩特是我国与蒙古国接壤的唯一铁路口岸,又是对蒙古国开放的最大陆路口岸,是我国首批沿边开放城市。近年来,口岸过货量和出入境人数快速增长。2013年,口岸过货量突破1300万吨,出入境人数超过200万人次,连续多年位居北方陆路口岸第一位。

  2014年6月9日,我们从呼和浩特转机,来到了二连浩特。第二天一上班,我们在局长办公室,见到了高明炎局长。高局长告诉我们,近年来,二连浩特局全力推动二连浩特市公路口岸货运通道、旅检通道、物流园区、扎门乌德疏港公路等项目建设,不断提升口岸能力。今年,为保障二连浩特到乌兰巴托航班首飞成功,他们克服人财物紧缺难题,垫资购买仪器设备,抽调人员进行培训、演练,为二连浩特首个国际航班的顺利开通发挥了重要作用。

  蒙古国70%以上的生活用品都是从二连浩特口岸出境的。我国大量的建材、机械产品、服装和食品经过二连浩特口岸出口至蒙古国和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部分产品还远销欧洲市场。

  随着蒙古国矿山开发陆续进入产出期,铁矿石、煤炭、石油、锌矿粉等产品进口量迅猛增长。目前,每周经二连浩特口岸出入境的国际客运列车最多时可达18列次,日均出入境交通工具1100多辆,日均检疫查验出入境人员6000余人次。蒙古国又是鼠疫的自然疫源地,特殊的地理位置使二连浩特局始终处在疫情防控工作的第一线。全国仅有两个国家级鼠疫检测重点实验室,其中一个就在二连浩特局。

  告别高局长后,我们在副调研员李科长和检务科武科长的陪同下,前往一线采访。我们首先来到公路口岸办事处旅检科。旅检科长黄江瑞是一位46岁的中年汉子,原在部队当兵,退伍后回到内蒙古集宁老家,进入商检局工作。1999年底“三检”合一后,他和其他7位同事一起,调到了远离家乡400公里的二连浩特检验检疫局。当时,家里的小孩只有3岁。黄科长告诉我们,他来到二连已经有15年时间了。15年来,他无法照顾到家里。孩子从小学到高中毕业,都是他爱人在关心和照顾着。爱人原在银行工作,为了支持他的工作,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在家照顾孩子和老人。说到这里,黄科长有点动情。他说,他感到很愧疚,不管对老人,还是对老婆孩子,他都没有尽到一个儿子、丈夫、父亲的义务。

  我们和黄科长边走边聊,不一会便来到了进境人员通道处。在安检X光机前面,两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正在认真地工作。其中一位叫高妍妍,去年8月刚考入二连浩特局;另一位是蒙族姑娘,会说一口流利的蒙古语。根据工作要求,每一组上班人员中必须有一位会说蒙语,这样便于和进境的蒙族旅客进行交流和沟通。进境人员进入通道,首先通过红外线体温检测仪对他们进行体温检测,然后对随身携带物通过X光机进行查验。黄科长告诉我们,今年2月28日,就是在这里,他们的工作人员通过X光机,查获到了一支狙击***。

  这消息令我们大吃一惊,把武器带入境内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而且查获时间正好是全国两会召开期间。黄科长说,当时***是拆卸的。配套的部件和***装在另一个包内,***起来就是一支完整的狙击***。

  我有点着急地问:“那是否已经破案?究竟是什么情况呢?”

  旁边的高妍妍从自己的手机中打开了腾讯网说:“已经破案了,腾迅网上作了详细的报道。”我和姐姐迫不及待地拿过高妍妍的手机,认真看了起来。大概情况报道如下:二连浩特口岸日前首次查获跨国走私整支制式***和弹药。该起跨国走私***弹药案,惊现俄制“泰格尔”牌狙击***,目前3名外籍犯罪嫌疑人已悉数落网……

  武科长在旁边插话说:“今年5月份,我们这里还查获了9颗***。6月2日,我们的值班人员何小龙等3人又查获了一支***。前天,又查获了5个狙击***上的瞄准镜。”

  正说着,年轻的何小龙被黄科长叫了过来。何小龙向我们详细说了下6月2日查获***的经过。他说:“那天他和另外两位同事在这里值班。一个蒙古族男子随身携带的一个包通过我们的安检X光机,我发现包内有一支***的形状,便打开那只包查验,从包内中间的隔层里查获到了一支完整的***,我们马上把人和***一并移交给了边防部门。目前,这名蒙古国的蒙古族男子已被刑事拘留了。”

  我姐姐听了说:“你们第一道防线责任重大,一旦有个疏忽,让枪支弹药流入国内,后果不堪设想。”

  武科长说:“而且第一道防线还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万一携带枪支的人是个亡命之徒,那我们的人就面临着很大的危险。”

  武科长的话一下子让气氛凝重起来,我们谁也不说话,心情有点沉重。最后还是黄科长打破了沉闷的气氛,首先开了口。黄科长说:“蒙古国还是一个疫情区域,牛羊肉等食品禁止入境,但我们几乎每天都有查获这类的违禁食品。”

  在入境物品的登记簿上面,我们发现去年一年查获的违禁物品达437批,今年1月至5月也已经达到了179批。

  离开人员通道后,黄科长又带我们来到查验进境车辆的通道处。

  进境的蒙古国车都是一些破旧的吉普车,在通道处排成队,等待着我们的查验人员对他们的车辆进行查验。

  对这样的露天作业,黄科长还没来得及开口,快人快语的武科长抢先开了口。她说:“这里的自然条件恶劣,夏天热死,冬天冷死,春天大风裹着沙子漫天飞舞。我们就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下开展工作,实在是太艰苦了。”

  黄科长把一位同事拉到我们面前说,你们看看他的衣服。我们一看,整件衣服都已经褪了颜色。黄科长说:“夏天酷暑,气温达到40度。我们的工作人员在这里一站就是一天,皮肤被暴晒后一层层地掉皮,超强的紫外线使我们的眼睛受不了。到了冬天,漫长的寒冷天气可以达到零下30多度,10个手指冻得僵硬,风吹在脸上就像刀割一样。而到了春天,经常会遇到沙尘暴,扬起的沙子灌满了鼻孔和耳朵,大风把我们吹得晕头转向。”

  我迎着大风,吃力地问道:“你们一天要查验多少车辆?”

  黄科长说:“平均400辆左右,最多时一天超过500辆。而我们的查验人员只有两三个人,从上午8点一直干到下午6点,整整10个小时。而且中午不休息,中饭也是调换着吃,中间根本没有休息的空隙。”

  我说:“一星期连续上5天时间,够累人的。”

  谁知黄科长的回答让我们大吃一惊。

  “我们没有星期天的,一个月连续干22天。”

  我姐姐吃惊地问:“那是为什么呢?”

  黄科长却笑着说:“说起这事,我们还得感谢领导上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

  我们听了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黄科长说:“我们远离家乡,远离亲人,回家一次来回的路上就得2天时间,要是每个周末回去显然不可能。领导上便想了个办法,让我们把休息天累积起来,一个月就有了8天的休息日,这样我们就可以每个月回家一次,扣掉2天路上时间,在家里可以待上6天。”

  听了黄科长的解释,我们终于明白过来。姐姐笑着说:“你们领导想得很周到,很有人情味。可是连续干22天,每天干10个小时,确实也是很累的。”

  黄科头摇头道:“没事,只要想到每个月有6天时间能在家里侍候家人,在这里再苦再累,也是心甘情愿的。”

  我们在另一头查验出境车辆的通道处,意外地发现还有一位女同志。事先我们听黄科长说过,露天查验一般都是安排男同志,女同志全都安排在室内的人员进出境通道处。看到我们的疑惑,黄科长无奈地说,没办法,人手不够。然后又笑着说:“这位女同志也来自于部队,经受得住考验。”

  经了解,这位叫做刘彩霞的女同志从部队退伍后,原先也在老家集宁工作。“三检”合一后,她和黄科长他们一起来到二连浩特局,一干就是15年。

  刘彩霞告诉我们,她刚来时,孩子只有5岁。半年后,丈夫辞掉了原先的工作,带着孩子一起来到二连浩特安家定居了。

  旁边的武科长指着另一位小伙子说道:“他也不错,来了3年,也成了家,爱人也从老家过来在这里定居了。”

  武科长所说的小伙子叫李辉,甘肃人,在兰州大学学的是医防医学专业,2011年考入二连浩特局。李辉在老家找了个对象,结婚不久,爱人便随他而来,在二连浩特定居下来。

  黄科长介绍说:“出境车辆查验和入境车辆查验有所不同。入境车辆都是空车,我们主要检查车内是否有禁带的东西入境,因为蒙古国是口蹄疫区,马虎不得。而出境车辆都是装满了东西,我们主要对出境货物进行核对和抽查。”

  我们和黄科长等人握手告别后,在李科长和武科长的带领下,前往铁路口岸办事处。

  铁路办事处主任冀海滨中等身材,戴一副眼镜,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常年在室外工作的人。

  武科长介绍说:“冀主任是二连浩特局的先进人物,是年轻人学习的榜样,他所带领的年轻团队获得了‘全国青年文明号’的光荣称号。”

  冀海滨学的是预防医学专业,1986年毕业后进入二连浩特当时的卫生检疫所工作。期间机构多有变动,但他始终战斗在检验检疫的第一线。这一路走来已经有28年,其中在口岸一线的领导岗位上也将近有20年的时间了。20多年来,冀海滨从来没有主动休过节假日。他所带领过的科室,都是全局的先进集体。他每到一个科室,都从整章建制开始,健全完善工作规则、岗位职责、廉洁承诺等制度,避免了工作中的随意性,确保了各项工作有据可依、有章可循。

  20多年的基层干部工作,让冀海滨对检验检疫工作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对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在口岸公路科当科长时,为了尽快解决二连浩特口岸旅检查验模式落后、查验设施缺乏的现状,冀海滨积极开展旅检新模式的落实工作,多方协调,申请筹集资金,购买新型查验设备。在他的努力下,二连浩特公路旅检口岸新增了智能红外线体温检测仪、人体放射性检测仪和检疫犬。这些设施的投入使用,彻底改变了公路口岸旅检的查验方式,查获各类禁止出入境非法携带物的能力不断提高,有效地保障了口岸安全。

  2007年的一天上午,他们在对一辆入境蒙古国货车实施查验时发现车上载有一批已经发霉的生活垃圾。这批生活垃圾为散装,夹杂着啤酒瓶、塑料瓶、废纸、泥块等废弃物,车厢内污浊不堪,散发着腐败的气味。冀海滨当即与同事一起对这辆汽车进行控制,并实施了彻底消毒。同时与海关、边防检查站协调,按照规定对这批生活垃圾作出退运处理。当时新来的年轻人并不了解进境生活垃圾的危害性,有点不以为然。冀海滨及时向身边的年轻同志讲解生活垃圾会携带蚊、蝇等病媒昆虫,可能染有人类传染病病源微生物,大量生活垃圾进境时也可能会带入啮齿动物,传播鼠疫等疾病的危害。从而让年轻人认识到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有多么重要,虽然处理生活垃圾又累又脏,但意义重大,关乎到民众的生命安全。

  2008年5月31日下午5点左右,公路检验检疫科在对入境货车例行检查时,在一辆入境半挂货车上发现了大量的废旧电瓶。这些废旧电瓶散乱装载,破烂不堪,大量的电解液顺着车箱的夹缝流淌,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冀海滨指挥现场执法人员立即对该货车实施临时布控,并将情况向上级领导汇报。这是二连浩特公路口岸查获的数量最大的一批废旧电瓶,重约50吨,价值约15万元人民币。

  2009年9月28日,二连浩特公路口岸的检验检疫人员在对二连外运公司代理申报的一批进口钨精矿实施放射性初筛时,发现该批货物γ射线辐射剂量超出二连口岸正常天然辐射本底值10倍以上。出现这种罕见的情况,冀海滨沉着冷静,按照应急预案的程序要求积极展开防控工作。他冒着自己被辐射的危险,身先士卒,坚守在现场进行快速处置。在他的指挥下,该事件及时顺利地得到了平息,该批货物被成功退运出境。冀海滨说,这已经是他第六次处理类似的突发事件了。

  在2009年甲型H1N1流感全球肆虐的时间里,在抗击甲流的艰苦日子里,冀海滨率先垂范,没日没夜奋战在口岸第一线,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甲流流行严重期间,他所带领的公路检验检疫科一班人共检疫查验入境旅客12万人次,验收《入境健康申明卡》12万份,医学排查入境外籍旅客1000多人次,并成功处置了3起外籍旅客发热事件。

  冀海滨忘我工作的精神令我们感动,然而他对家人的愧疚同样让我们扼腕痛惜。

  2010年5月的一天,冀海滨父亲在呼和浩特市的医院里突然病情加重。当时,冀海滨正在公路口岸的办公室部署全年的质量提升任务。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他坐卧不安、心神不宁,他当时多么渴望能在父亲病重的日子里,陪在老父亲身边。在同事的一再催促下,最后在局领导强硬的命令下,他才匆匆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往呼和浩特。走到半路,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告诉他父亲已经与世长辞了。身患尿毒症、卧床5年之久的老父亲突然离他而去,冀海滨闻讯悲痛欲绝、泪流满面。在父亲病重的5年里,大多数时间都是躺在呼和浩特市医学院附属医院的病床上。冀海滨由于工作任务重,很少陪在父亲的身边。而母亲年老体弱,又要照顾久病的父亲,结果劳累过度,卧床不起。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冀海滨不仅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和家庭压力,也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在同事面前,他始终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带领全科人员,克服各种困难,圆满完成一次又一次检验检疫质量整顿和质量提升任务。在年轻干部的心目中,他是行动的楷模,是一面旗帜,是无私奉献、廉洁奉公的表率。

  2013年1月,公路检验检疫科和铁路检验检疫科同时升级,成为副处级办事处,冀海滨被调到铁路办事处担任主任。冀海滨告诉我们,铁路口岸办事处和公路口岸办事处一样,下设货物检验科、旅检科和综合业务科。主要以进口铁矿石、木材等资源性产品为主,每月200批次左右。另外除了货车之外,在人员进出境方面,一年20万人次左右。其中有往返北京至莫斯科的3次和4次列车,每星期三从二连浩特口岸出境,星期日回来从二连浩特入境。从北京往返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的23次和24次列车也是每星期一次,时间随时变动。但不管怎样,两趟列车从二连浩特进出境都是在夜里,所以我们的工作人员比较辛苦。列车在二连浩特车站只停半个小时,我们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完成任务。我们分成5个小组,其中1个组去托运行李的车厢进行查验。另外4个组的人员分别登上列车,对旅客通过手执式检测器进行体温检测,同时对旅客随身携带的行李进行查验,所以时间相当紧张。

  我们在冀主任带领下,又来到货场。空旷的场地上堆满了进境的木材和矿石。每当大风刮过,扬起的沙子把我们团团包围。我们只能背对着大风,听冀主任为我们介绍情况。有一些当地的工人正在整理进境木材,他们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不时地向我们张望。

  在塔桥下面,我们仰头望着高约20米的吊桥。冀主任介绍说,我们的人要爬到上面,对每一包进境货物进行计重。由于风沙太大,那个悬在半空中的大吊钩随风晃荡,有时被吹得上下翻飞。我们的人待在上面确实很危险,随时有被刮下来的可能。冀主任的话让我想起刘副局长在介绍二连浩特的情况时,告诉我们说,有时风大到把整个房顶给掀下来。

  武科长告诉我们,二连浩特每天都刮风,五六级的风力属于正常现象。一年中难得有几天好天气,主要是干旱得厉害。像去年只下过一场小雨,到了地面就蒸发掉了,一点水分都没有,草也都枯死了。

  我姐姐问:“那二连浩特市民的饮用水从哪里来?”

  武科长说:“二连浩特没有地表水源,只能从50公里外抽取地下水,引入二连浩特。所以经常会遇到停水,造成居民生活用水的极度困难。”

  武科长的话更加印证了高局长为我们介绍时说过的一句话:二连浩特是一个不适合常年居住的地方。

热门标签:祖国正北方 赤胆质检人
分享到: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商品质量调研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国信涉农资讯中心主办—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商品质量调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9 spzldy.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6020589 010-57028685 15300084993 监督电话:1501059698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020589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网络110报警服务: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